胡律师:13306647218

法律法规指什么作用【重视立法过程的普法作用】

时间:2021-07-23 18:33:09

法治观察

卞开星

最近,中共中央委员会、国务院转发了《中央宣传部、司法部关于开展法治宣传教育的第八个五年规划(2021-2025年)》 (以下简称《规划》 ),开展了今后五年的一般法律工作。 《规划》关于着力提高普通法针对性实效性的章节指出在立法、执法、司法过程中开展实时普通法。

关于普通法,很多人的第一印象是:“只有制定好的法律,才能进入全民普及传播的环节。 否则,如何普及”,否则普通法离不开立法、执法、司法等诸多环节的工作。 其中,在立法过程中实施有效的普通法,有助于人民群众积极了解法律法规制定的背景、价值,及时参与立法的讨论、修改,也有助于人民群众自身学习、遵守和运用相关法律,意义重大。

以民法典为例。 民法典是目前普通法活动的重点对象,也是立法过程中重视普通法效用的典范。 2016年以来,在制定民法总则的过程中,中国人大网3次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累计参加人数超过15万人,征集修改意见7万余件。 另外,据统计,民法典编纂前后共公开征集了10次,40多万人参加意见提供,累计收到100多万条意见和建议。

民法典的开门立法之举,一方面保障了人民群众的立法参与权,反映了人民群众的法律诉求,实践了我国民主立法的立法要求。 另一方面,立法机关、媒体、专家学者等群体通过不同途径阐释民法典的立法背景、立法亮点、立法变化等热门话题,进一步普及法治理念,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这个过程也生动地诠释了民法典的人民特色。

同时,立法过程中及时的普通法也可以保证人民群众对法律条款的了解接近立法初衷。 以民法典第184条《好人法》为例,起草期间,无论是增加“自愿”的表述,还是删除本条款,立法的核心都是释放鼓励民众见义勇为的明确信号。 也就是说,不要让英雄流血流泪。 但是,如果在立法过程中不及时、准确、全面地说明“因实施自愿紧急救助行为而对受援者造成损害时,救援人员不负民事责任”的总体含义和相关要件,则广大人民群众容易只强调紧急救助行为,忽视具体救助行为的适用性。 如果忽视民法典系统性的解释,《好人法》的立法效果容易适得其反。

卢梭说:“立法权是人民的,而且只能是人民的。” 顺延的观点是,在立法过程中充分调动人民群众参加立法的积极性,不仅可以培养人民群众“亲法”的法律感情,还可以形成“尊法”的法治信仰,这本身就是一般法的过程。

例如广东省东莞市在起草该市养犬管理条例的过程中,通过官网发布了《东莞市养犬管理条例》公开征求意见公告和立法听证会公告,公开征集意见和听证会代表,介绍养犬管理法律法规等背景知识,使养犬依法成为市民关注的热门话题,广大市民参与立法讨论此后,立法机关对立法听证会采取网络直播的形式,吸引了10万多网民的积极参与。 围绕如何界定养犬行为规范、养犬伤人的法律责任、如何有效服务养犬等内容,网上代表和网民发表意见,各方意见激烈,听证会积极传播相关法律知识,回应市民关注,

立法过程中的普通法是立法机关与人民群众的有效互动,也是人民群众接受普通法教育、建立法治思维、感受法治进程的重要途径。 对此,必须高度重视,发挥人民群众参加立法的热情,将普通法工作积极扩展到立法过程中,这种立法和普通法也有更明确的目的。 例如,在未成年人保护法(修订草案)在网上公开征求意见阶段,19028名未成年人提出了22629条意见,约占网上意见总数的44%。 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社会法室负责人直言:“这么多、占有率这么大,是我们没有料到的。”

事实上,立法过程中重视普通法的作用也有明确的规定。 2017年年中办公室国家办公室颁发的《关于实行国家机关“谁执法谁普法”普法责任制的意见》明确规定,在法律法规规章和司法解释的起草过程中,要就社会关注度高、涉及公众切身利益的重要事项广泛听取公众意见。 除依法需要保密外,法律法规规章和司法解释草案应当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说明相关制度设计,动员社会各方广泛参与。

从这个意义上说,立法的程序,包括立法的事前准备(立法预测、立法计划、立法调查、文本起草等)、立法的正式程序(法律草案的提出、审议、公众参与、表决、通过等)、立法后的修改等,都可以成为普通法的实施阶段。 总之,立法过程中的一般法律工作大有可为。

(作者单位:西南政法大学) )。

资料来源:法治日报——法制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