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律师:13306647218

为什么要懂法律法规{为什么我们老百姓还要懂法律?}

时间:2021-08-10 17:29:20

在一个法制社会,为什么我们老百姓还要懂法律?

要说普通法和制定法在适用上的最大区别,可能是遵循先例。 在制定法适用的情况下,法官将成文的法条适用于具体案件并作出判决。 由于普通法中没有成文的法条,法官只能根据以前的判例裁定现在的案件。 这种方式称为遵循先例。

表面上看,两种方式似乎没有太大的不同,但制定法无非是根据法条作出判决,一般法无非是根据以前的判例作出判决。 但是,两者之前的差别实际上巨大的,制定法审判是根据抽象法条进行判决,是将抽象具体化的过程,普通法审判是根据先例进行判决,是从具体到具体的过程。 从某种意义上说,这两个过程可以说有具体的区别

这是制定法和普通法之间最重要的差别

如上所述,普通法来源于习惯,最初习惯的内容由陪审团提供。 普通法法官在处理争端的过程中逐渐发展普通法的规则。 但是,这些规则并不像制定法那样被明确地写出来,而是被隐藏在判例中。 早期的判例判决都很简单,发生了什么、怎么判决的、判决的根据是什么,通常没有写清楚,所以不要认为判决中写了明确的审判根据。 普通法通常不将迄今为止的判决视为法律,而只是将其视为法律的藏身之处。 之后的法官只能从以往的判决中寻找法律,所以法官不是创造法律,而是发现法律。

前面为什么要遵循先例?写的大法官布雷克顿奠定了普通法的基础,其实这本书只不过是对国王的000多个案例进行了分类整理,有助于法官从中发现法律。 布雷特说:“如果发生了同样的事件,从判例到判例都应该用同样的方法进行判决。” 这里的案例到案例不是针对法条到案例来说的,而是针对习惯到案例来说的。 因为习惯更难把握,案例中至少有职业生涯。

布雷特最高法院法官主张遵循先例,道理十分简单。 另一方面,重复是人的本能,以前为什么,现在为什么,简单又高效。 另一方面,也是公平的自然要求。 你以前这样处理的案子,让大家期待,你以后也会这样处理案子。 如果你不这样处理了,就会做出和同一事件不同的判断,后面的人当然会觉得不公平。

这里必须特别声明的是,不仅仅像普通法本身那样,遵循先例是自然形成的,直到19世纪末为止,没有法官必须遵循先例的法律和判例,法官将其作为习惯沿用下来。 到了19世纪末,法院的判决明确宣布遵循先例,到了20世纪中叶,法院明确宣布放弃严格遵循先例。 这是件麻烦事。 连法院都明确宣布自己不严格遵循先例,为什么说遵循先例是普通法的原则和方法呢?

《英格兰的法律与习惯》

这涉及到遵循前例时必须面对的两个问题。 第一,有那么多先例吗,法官到底遵循哪个或哪个先例? 怎样决定应该遵循的先例? 其次,如果严格遵循先例,社会生活会发生很大的变迁,如果遵循先例,后果会不公平,那该怎么办呢?

对于这样的问题,很多人的想法是为法官提供遵循先例的规则,指导法院遵循先例的方法,但在普通法中不这样认为。 普通法是通过技术解决这个问题的。 我是识别与区分

法官如何遵循前例,你可能觉得很简单。 以前是怎么处理的,现在该怎么处理呢? 但严格来说,世界上没有两个完全相同的事件。 同样是侵权事件,在一个事件中甲用拳头伤害了乙,在另一个事件中甲用木棍伤害了乙,这是同一个事件吗? 因为和拳还是木棒无关,所以甲伤害乙可能是最重要的。 但是,如果在一个事件中甲故意用拳头伤害了乙,在另一个事件中甲不小心用木棍伤害了乙,那还是同一个事件吗? 或者,两个事件是故意打的,但在一个事件中甲因抢了乙的钱包而打了乙,在另一个事件中乙只是路人,看了甲一眼甲就拿着棍子伤害了乙。 那还是同一个事件吗?

在一个法制社会,为什么我们老百姓还要懂法律?

因此,遵循前例并不比想象的简单,法官必须识别和区分这两种技术。 3358 www.sogou.com的技术是指能够进行遵循先例的两个重要技术:识别和区分的技术。 一种情况有很多内容,通常分为事件事实、判断标准理由、附带意见。 事件事实是事件的基本情况,是谁在,发生了什么等。 判决理由是法官判决时的法律依据,这是要识别的核心内容。 意见附带的是除判决理由外,法官顺便陈述的,与此案的判决没有直接关系,但也可能成为下一案的判决理由。 困难的是,在一个事件中不明确我的判断标准是什么。 判决理由都隐藏在法官推理的过程中,需要后来的法官发现。 因此,不同的法官可能有不同的发现,即使发现相同,各自的理解也不一定一致。

还有识别的技术意味着可以从过往众多的案件中找出与手头案件相似的案件因为,识别的过程必然与划分有关,但划分技术更主要适用于法官不想遵循以前类似的情况。 因为他必须用区分的技术来说明为什么两个事件看起来很像,但实际上却不一样,不能保护那个事件,而是保护其他的事件。 而且,就像不同法官的识别不同一样,不同法官的识别也不同。 那样的话,你会问,如果这么混乱的话,一般法官的自然裁量权力也太大了,如何保证案件判决的公平呢? 答案是区分

从两个相似的案件中区分出它们之间相同的地方和不同的地方

关于这个问题,牛津大学首席法理学教授罗纳德德沃金教授曾经作过非常得体的讲解。 德沃金教授说,一种竞争性的机制法官每次写这部小说时,都必须考虑这部小说前面写了什么、有哪些人物、发生了什么事。 不要乱写。 因为瞎编的话,会被法律职业共同体鄙视,所以大部分法官都会遇到新的问题,或者不满足于以前的平凡。 你必须自己创造转折点。 例如,英雄诞生啦,或者发现失去了百年的真经啦。 但是,这也有风险。 后来的法官认不出那个。 如果后来的法官认可,接着新剧本写的话,这个法官将成为普通法历史上有独创性的法官。 如果后来的法官不承认,你就写专横的英雄,后面的法官在下一集里写他死于非命。 这个新故事就这样结束了。

在一个法制社会,为什么我们老百姓还要懂法律?

(罗纳德德沃金(1931-2013 ) )。

美国哲学家、法学家

现代英美法学理论传统中最具影响力的人物之一

你看,章回体小说的比喻很好地解释了写章回体小说,但它是以连续和创新都遵循先例的名义创作的。 既然是遵循前例的法官,就没有法官说发现了以前没有发现的法律。

因此,普通法裁判就像写章回体小说,每个裁判都是法官在普通法这部章回体小说上写下的一笔。由于所有当前的审判都有可能成为今后审判必须遵循或抛弃的先例,一位法官的地点往往取决于他做出的判决是否遵从其他法官。

遵循先例的基本原则是下级法院遵循高级法官的先例,同一法院遵循本法院前的先例,但如果某下级法院的判决得到法官普遍认可,则上级法院也将遵循。 因此,20世纪普通法法院放弃了严格遵循先例的原则,不是不再遵循先例,而是回归遵循先例的竞争性机制,让真正的先例在竞争中得以遵守,而不是受制于先例的层面。

实际上,严格限制也没用。 法官通过识别和区分技术,可以避免严格遵循前例。 英国20世纪最伟大的民事上诉法院首席法官阿尔弗雷德汤普森丹宁爵士就是这样推动了英国法律在20世纪的巨大变化。 丹宁勋爵有一本被翻译成中文的书。 如果感兴趣的话,请看一般法官一生的工作和思考。

那么,简单总结一下,遵循先例是普通法审判的重要方法,与普通法本身一样,遵循先例的原则也是遵循先例发展起来的。 法官通过识别和区别技术,保证了一般方法的连续性,同时使一般方法能够适应社会生活的巨大变迁,始终保持着生动的生命。

普通法的连续性和创新性之间的动态关系识别和区分这两种技术,典型地体现了普通法的艺能性,这就是我接下来要讲的内容。

在一个法制社会,为什么我们老百姓还要懂法律?